When I was on my way to attend TEDSummit in the end of June, I got the news that Britain voted to leave the European Union. It stroke me hard not only because I never thought it would really happen, but also many other things, horrible things, started to seem possible. And the belief of mine that we all humans can work together, finding common ground more than disagreement might be totally wrong.

A week of TED conference is like living in an utopia. Countless encounters, smiles, deep conversations. There was no border, no difference of colours of the skin, no “tags”. We were all the same, we were all there to listen, and learn from each other. 

In an honoured opportunity of sharing my letter to TED on stage, I said, “One thing we need to think of is how we continue these great conversation within our own communities, friends and family around us, instead of only keeping them in the TED utopia.”

TED’s curator Chris Anderson gave one talk, then he turned it into a blog piece posted on ideas.ted.com. I decided to translate it and share it with my community. It explains where we stand, and why we organise TEDx events. 

This piec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ideas.ted.com. This translation and publication of this translation have been authorised by TED. The original post could be found at here.

当我在6月底前往TEDSummit的途中,我收到英国投票决定离开欧盟的新闻。这让我异常惊讶不仅仅因为我没想到它会真的发生,更重要的是它也让我开始觉得,很多其他本来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糟糕的事情——也开始变得有可能。而我一直以来相信的,人类可以共同协作,在更多的地方找到共同点,在更少的地方有争执的想法,可能完全是错的。

一个星期的TED大会像生活在一个乌托邦里。无数的偶遇,微笑,深入的交谈。没有国界,没有肤色的差异,没有“标签”。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是为了去聆听彼此,了解彼此。

在有幸上台分享我给TED的一封信时,我说:“我们需要思考一件事,那就是怎么将这些好的讨论继续在我们的社区中,和我们的亲朋好友中,而不是仅仅把它们留在TED这个乌托邦里。”

TED策展人Chris Anderson发表了一段演讲,随后他又将这个演讲写成了一篇文章发表在ideas.ted.com。我把它翻译出来与大家分享。它诠释了我们的信念,以及为什么我们要组织TEDx活动。

这篇文章首发于ideas.ted.com,本文的翻译及发布已由TED授权。本文原文可以在这里查看。

 

iStock

iStock

 

为什么好想法在今天,比任何时候都重要

作者:Chris Anderson 翻译:Jimmy Tan

 

我是一个英国人,也有着一颗国际的心。这是我自我认知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上周的英国脱欧投票让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好像被人掏空;我感到我所珍视的信念遭到了践踏。

过去的几年,许多人都认为大多数人越来越富有同理心。从本能的“我们”、“他们”的标签,扩大到全人类共享的一种同一性。全球化把我们拉得更近,互联网的发展也使得这个浪潮变得可能,甚至不可阻挡。好像越来越多的人在变成“全球公民”。

然而这个信念被沉重地一击。我们可能是完全错误的。世界可能正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这想法令人不安甚至沮丧。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在英国脱欧的投票结果背后有很多复杂的原因,包括民众对一个遥远的监管权力体系的厌恶,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很明显的是,最终导致这个结果的,是纯粹的恐惧和愤怒。数百万的欧洲和美国人失去了他们曾经期望的高收入工作和美好的生活——他们开始斗争。他们怪罪外面的人,怪罪所谓的国际精英,想要毁掉现有的系统并尝试点别的,无论尝试什么。

我们忽视了这一点。这比一个国家是否留在一个经济体系内要重要得多。我们是在保卫这个世界未来的奠基石,那就是全人类是一个密不可分的家庭。很多人似乎在极力排斥这个想法,他们似乎相信如果我们封闭自己,生活会变得更好。“外面的人”不要进来:我们不相信你们,我们也不喜欢你们。

我们应该如何回应?对新想法的需求从未如此迫切过。两大话题亟需新的思考。

首先是未来的工作。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大多数已经被取代的工作机会并不会回来...而且可能它们也并不应该回来。人类比流水线上的机器人拥有无限多的能力。但是没有了工作,我们如何生存?长远来看,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极为富有的世界,每个人在出生之后便自动获得生活补助,人类无限的创意会带领我们向前,以及一个人类和智能机器协作进步的未来。但我们怎么才能去到那个未来?没有简短的回答。可能教育需要变革;甚至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资本主义。但是肯定的一点是,我们亟需好的想法来解决不平等和越来越大的差距。所以我们让那些有好想法的人提出他们的想法。现有的系统可能在崩溃的边缘,我们需要给尝试创新方法的梦想者和改革者一个舞台。

 

“现有的系统可能在崩溃的边缘,我们需要给尝试创新方法的梦想者和改革者一个舞台。”

 

第二个大话题是我们珍视的国际价值观。几乎所有在抵抗国际秩序的人都觉得这是被强加给他们的,而且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

在这个话题上,我们不能退缩。这个“全人类一家”的想法已经在数个世纪不断地引领全世界的变革者。如今我们有可以对全球造成威胁的科技发明,这个想法能否得到认可决定着人类的存亡。马丁路德金说过,“我们要么一同生存亲如兄弟,要么一同灭亡好似傻瓜。”我们需要帮助人们看到“同一个世界”的梦想并不恐怖,相反,它非常美丽。关键之处在于不要再将这个梦想描绘成一个由上至下,被一些不知名的国际精英操控的系统,事实上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自然生长的过程,它代表着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彼此联结,惊喜地发现相互之间有多少共同的愿望和梦想,又有太多可以相互借鉴的,相互赞赏的。

勇敢地伸出你的手,你会发现比起活在自己的世界,你将得到更多。我走遍世界,在与各地的TEDx社区见面的时候发自肺腑地感受到这一点:上海,东京,首尔,班加罗尔,卡塔尔,突尼斯,内罗毕,约翰尼斯堡,悉尼,阿姆斯特丹,温哥华,里约热内卢,纽约,当然还有,伦敦。在每一个城市我都见到一批生机勃勃且富有远见的人,他们不往后看,却坚定向前并看到一个充满了无数可能性的世界。他们无限的快乐和人生目标来源于他们与世界另一端的人的联结。他们对我的启发,令我无以言说。

最终“人类一家”的想法将获得胜利。值得注意的是年青一代的英国人与他们的父辈做了不同的选择。他们已经知道这是一个相互联结的世界,而他们希望自己身在其中。

但是这个世界等不及人类辈分的更替。对于我们这群相信这些想法的人,用我们所有的努力让这些想法生长迫在眉睫。其实,不仅仅是这些想法,我们还需要努力使想法在传播中发挥作用。一个充满了理性思考的社会与一个充满了黑暗的、只靠本能反应的社会大不一样。想法很重要。而如果想法重要,开放性也很重要。想法不能被国界阻拦,它们属于我们所有人。而最终,我相信启发人类的想法,会激励他们变成深思、理性、进步的自己,而不是恐惧,愤怒的自己。我们将一同找到前进的路。

 

关于作者和译者

 

Chris Anderson是TED的策展人

译者Jimmy Tan是TEDxXiguan的策展人

Original post could be found at here.

Comment